文字大小:
A
A
A
媒体聚焦
联系 CONTANT 联系我们

建设制造强国需要"精准创新"

日期: 2018-07-06
浏览次数: 79

建设制造强国需要

中铁工业总经理李建斌在盾构总装车间


又一枚大国重器掌握在了中国人的手中。


5月28日,《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从中铁高新工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铁工业”,600528.SH)获悉,其旗下的中铁装备集团(下称“中铁装备”)已经正式完成超大直径15米级岩石隧道掘进机(TBM)的研发,一举突破了国外最大直径14.4米的纪录,填补了该领域的世界空白。


岩石隧道掘进机被称为掘进机之王,广泛应用于山体隧道掘进,该市场曾长期被国外品牌把持。为了在关键技术上打破国外垄断,中铁装备成立TBM设计研究所,经过多年的技术攻关,逐步攻克TBM整机机电液集成控制技术、长距离硬岩环境下高效掘进技术等难题。特别是在超大直径TBM的研制道路上不断取得突破,目前已完全具备复杂地质条件下超大直径TBM整机技术和制造实力。


如今,“上天有神舟,下海有蛟龙,入地有盾构”,TBM已成为中国高端装备制造业的靓丽名片。目前中铁装备已研制出适应不同复杂地层的硬岩隧道掘进机近20台,应用于10余个国内外隧道工程项目。


即便已经连续6年市场占有率国内第一,中铁工业总经理李建斌依然充满忧患意识。多年高端制造业一线的从业经历,让李建斌深刻认识到,中国成为制造强国的历史进程不会一帆风顺。“我们迫切需要‘精准创新’,运用正确的战略和方法,推动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变,中国速度向中国质量转变,制造业大国向制造业强国转变。”


何为“精准创新”?在李建斌看来,就是解决市场急需或引领市场的创新,包括技术创新、商业模式创新、文化创新、机制创新等多种手段,通过破解难题、补齐短板、引领前沿、找准策略,提升创新的精准度和针对性。


面对全球化竞争,中国制造业应该走怎样的路线和策略?企业作为市场经营和创新的主体,如何在这场变革中谋求弯道超车或换道超车?《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日前专访了中铁工业总经理李建斌。


《中国经济周刊》:当前高端制造业的创新面临哪些困难和挑战?


李建斌:中国制造业尤其是高端制造业要客观、清醒地认识到,我国高端装备制造的关键技术、关键部件和高附加值产品依赖进口,一旦国外企业受某种因素影响,停止向中国出口,我们甚至无法制造完整的产品。


同时,特殊材料和制造工艺的技术难题我国未能得到根本突破,用于高端制造的原材料和工艺受制于人。我们也尚未掌握代表前沿技术的智能制造装备和系统集成,智能制造的核心产品工业机器人及系统软件还主要来源于国外“四大巨头”。


此外,在创新深度和创新主动性上,我们仍有较大提升空间,需要我们发扬自力更生、埋头苦干的精神,形成全社会共同参与创新的机制和氛围。


《中国经济周刊》:您认为发展先进制造业应该如何突破关键环节和瓶颈问题?


李建斌:在制造业创新中,我们面临着和打赢脱贫攻坚同样的境遇:消除贫困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但脱贫攻坚形势依然严峻,我们仍有一定数量的贫困人口存在。同样的,我们已经认识到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但关键性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局面未得到根本性改变。两者都“已经到了啃硬骨头、攻坚拔寨的冲刺阶段”。


因此,发展制造业我们可以借鉴脱贫攻坚方略,采取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思路,在建设制造强国中实施“精准创新”,解决发展先进制造业“卡脖子”的问题。


《中国经济周刊》:“精准创新”在制造业具体如何实施?


李建斌:首先,要在制造业的创新中体现市场需求的导向性,满足不同市场的多样化需求,特别是对市场有需求而尚未实现有效供给的技术和产品进行创新。


以高端装备隧道掘进机为例,中国的掘进机企业已经完全具备了独立自主的研发制造技术,产品及服务优于世界老牌的掘进机企业,但主要短板在于制造掘进机的主轴承、减速机等核心部件仍依靠从单个国家或几个国家的企业进口,国内企业无法提供优质的产品,导致我国企业的市场话语权和议价能力不强等。


我国制造业还有很多类似的境遇:在终端,我们掌握了设计研发制造技术,但市场的上游和基础环节我们未能形成有效供给;基础零部件供应企业研发制造的投入成本大、研发周期长,而末端的下游企业又急需进口零部件用于产品制造,自然而然就不断地加固了国外企业市场地位的“护城河”效应。


精准创新的导向性,就是要解决市场这种上下游产业链不完整、不匹配的问题,政府也要在深入梳理产业链失配问题的基础上,进一步发挥产业政策和扶持资金的导向作用,提高我国制造业基础环节的市场竞争力和话语权。


其次,要在制造业的创新中体现对重难点技术和前沿技术的聚焦,牢牢把握我国制造业发展的主要矛盾,在破解难题、补齐短板的同时,紧盯世界前沿技术和领先技术,以此实现弯道超车和换道超车。


发展制造业,创新是核心,而技术创新又是核心中的核心,我们的发展实践证明,核心技术靠化缘是要不来的,也是花钱买不来的。无论是掘进机、船舶,还是高铁、大飞机和无人机,我们都是在突破了技术的重点和难点,形成了自主知识产权之后,才培育发展成产业。


再者,要在制造业的创新中注重策略性,区分轻重缓急和具体问题,既要懂得“合纵连横”,也要学会“暗度陈仓”。


不可否认,经济全球化仍是大趋势,专业分工和合作是经济全球化的基本逻辑,关起门来搞建设必然会导致产业发展落后。创新和产业经济发展具有同样的逻辑,需要多学科、多组织、多系统的共同合作和发力,例如,智能制造系统就涉及自动化、智能装备、工业软件、电子信息等多个技术和专业领域的支撑,闭门造车不但成本巨大,而且必然走向失败。因此,必须保持开放和协作的精神,吸纳世界各国先进技术为我所用,同时拥有先进制造业的“杀手锏”和博弈能力,成为世界先进制造业必不可少的一环。


关闭窗口】【打印
  • 推荐阅读 More
  • 点击次数: 10
    2018 - 11 - 24
    北极圈内,谁造的桥可以抵抗住零下15摄氏度的低温、9级大风?美国纪录片里有答案。中铁山桥参建的挪威哈罗格兰德大桥成为美国探索频道纪录片的主角,探索频道的镜头还对准了中铁山桥采用智能机器人焊接钢箱梁的过程。凭借世界先进的智能焊接机器人,中铁山桥成功解决了薄板钢箱梁制造变形控制、涂装前清洁度、盐分控制、锌层拉拔力、大节段成品防护等一系列技术难题,达到了U肋对接焊缝100%射线探伤合格率。除了智能化制造,中铁山桥的顶级涂装工艺同样耀眼。因为建造在极端环境之内,大桥对防腐工艺的要求极高。中铁山桥突破港珠澳大桥喷砂等级Sa2.5、喷砂后盐分含量70 毫克/平方米的极限,在大桥涂装中实现了喷砂最高等级Sa3、喷砂后盐分含量不高于20毫克/平方米,达到防腐领域的顶级要求。得利于极端工艺,中铁山桥制造的钢箱梁经受住了19000公里海运的考验,未发生生锈情况,顺利通过了业主方的检验。挪威哈罗格兰德跨海大桥是“一带一路”中的重要桥梁,是国际合作共建的大型桥梁,也是中铁山桥完成制造的第5座欧洲桥梁,中铁山桥共花费3年时间为大桥制造了重约7170吨的钢箱梁。
  • 点击次数: 59
    2018 - 11 - 09
    自今年2月22日《人民日报》报道中铁工业旗下中铁科工研制成功首台国产双轮铣以来,中国政府网、新华社、中新社、人民网、中国日报、经济参考报、人民铁道报等主流媒体持续报道了中铁科工的地下连续墙施工“利器”——双轮铣,有力提升了中铁工业在双轮铣一体化产业中的地位,为双轮铣在国内的广泛应用营造了良好氛围。
  • 点击次数: 38
    2018 - 11 - 09
    近日,滕代远之子滕久昕听闻沪通长江大桥建设采用了中铁九桥研制的1800吨专用架梁起重机,联想到五十年代架设武汉长江大桥时只有35吨吊船而且十分奇缺的情况,对架桥设备取得如此重大的进步倍感自豪,专门撰写《两座大桥架梁设备之变》一文为这台架桥神器点赞,称赞它是“新型专用架梁设备的典范”。该文发表于《人民铁道》报。文章全文如下:最近,《人民铁道》报上的一则消息《全球最大空中造桥设备建功沪通长江大桥》引起了我的注意。文中说:“两台全球最大空中造桥设备——1800吨架梁起重机在沪通长江大桥28号主墩将整节段钢桁梁精准地同步起吊至70余米高空的设计位置,标志着该设备首次应用圆满成功。”原来,为满足沪通铁路沪通长江大桥主桥架梁施工需要,我国技术人员为沪通长江大桥主桥量身研制了“全球最大空中造桥设备”——1800吨专用架梁起重机。据了解,1800吨架梁起重机为全球首次制造,此次我国一口气定制了4台。其中,首台1800吨架梁起重机已成功安装到沪通长江大桥28号主墩墩顶预定位置。1800吨架梁起重机是一种新型专用架梁设备。这个“大力士”可真不简单,它是由中国中铁大桥局集团和中国中铁高新工业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中铁九桥工程有限公司联合研制。该起重机自重1033吨,额定起重量1800吨,起吊幅度达13米至22.15米,起重量、技术难度刷新国内乃至世界同类产品纪录,“举重若轻”使它成为新型专用架梁设备的典范。沪通铁路是我国铁路网沿海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是鲁东、苏北与上海、苏南、浙东地区间便捷的铁路运输通道。线路北起江苏省南通市平东站,经沪通长江大桥,南接京沪铁路安亭站,全长137公里。其中,沪通长江大桥是全线建设的重中之重。沪通长江大桥主航道桥跨度1092米,为沪通铁路控制性工程,是世界上最大跨径的公铁两用斜拉桥,也是世界上首座超过千米跨度的公铁两用桥梁。为建设沪通长江大桥而专门设计、制造的重型架梁起...
  • 点击次数: 41
    2018 - 11 - 07
    11月6日,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中国中铁、中铁装备与来自德国、奥地利等国家的供应商签订了多项采购合同。当晚,央视《焦点访谈》对此进行报道,并专访中铁工业总经理李建斌。中铁工业总经理李建斌接受专访近年来,随着国家改革开放、“一带一路”倡议的深入,中铁工业持续在“优进优出”上做文章。一方面,广泛加强与技术含量高、质量品牌好的国际知名企业合作,与全球市场接轨,提升企业国际竞争力。旗下中铁山桥与德国、奥地利企业开展技术合作,组建了新铁德奥公司;中铁宝桥引进法国科吉富公司的高铁道岔成套技术进行再创新;中铁科工与意大利卡萨格兰地集团就双轮铣技术升级开展合作;中铁装备收购德国维尔特知识产权和品牌使用权,在国际掘进机市场实行“中铁装备+维尔特”的双品牌营销。另一方面,积极投身国际市场,致力于为全球客户提供研发、设计、制造、工程服务、投资运营一体化解决方案。中铁工业先后参与了美国韦拉札诺海峡大桥、黎巴嫩大贝鲁特引水工程等项目建设,受到外方业主好评。2015年4月,李克强总理在中南海主持召开中国装备走出去和推进国际产能合作座谈会,强调要推动中国外贸从“大进大出”转向“优进优出”。所谓“优进”,就是从我国的长远和根本利益出发,根据国情,有选择地进口紧缺先进技术、关键设备和重要零部件;所谓“优出”,就是不仅要出口高档次、高附加值产品,还要推动产品、技术、服务的“全产业链出口”。“优进优出”有利于企业提质、创新,增强自身的抗风险能力,中铁工业将不断提高技术、质量和服务水平,推动产业转型升级,更加积极地“引进来”、“走出去”。
  • 点击次数: 57
    2018 - 11 - 03
    11月1日上午,中铁科工机械院自主研制的CCPG500长钢轨铺轨机组开始为贵州首条城际高铁安顺至六盘水铁路铺设钢轨,央视《新闻直播间》对此进行了报道。报道称,该铺轨机组是我国自行设计制造,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高铁铺轨设备,能够一次性同步铺设枕木和钢轨500米长。CCPG500是无缝线路铺轨机组,由主机、牵引动力车、钢轨拖拉车、钢轨推送车、运枕门吊以及轨枕运输列车组成,其在单元轨条长度、作业牵引能力、机组方向控制方式等方面均处于世界领先水平,具有施工效率高、布枕精度高、自动化程度高、对曲线适应能力强等显著特点。CCPG500型长钢轨铺轨机先后应用于湘桂线、柳南线、吉图珲线、怀邵衡铁路、武九高铁、丹大线等。 此次参与铺设安六铁路的为升级版,其布枕机构、液压散热系统、电气控制系统均得到了提升改造,整机的作业稳定性提高,布枕效率提高,适应范围扩大。据悉,安六铁路是贵州首条设计时速250公里的快速城际铁路,于2015年11月开工建设,为国家一级、双线客运专线。建成通车后,六盘水经安顺到贵阳的铁路运行时间,将由目前的3小时20多分压缩至1小时左右,六盘水到北京、上海、广州的铁路旅行时间将分别缩短到8小时、6小时。
联系我们
电话:(010)52265888

传真:(010)52265888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四环西路诺德中心11号楼

微信公众号

Copyright ©2018 - 2021 中铁高新工业股份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